齐齐发中特网

齐齐发中特网
您的位置:主页 > 齐齐发中特网 >

名医岳美中组方用药的特色和秘诀看完大受启发!


发布日期:2019-09-03 11:15   来源:未知   阅读:

  岳美中(1900—1982),原名岳钟秀,号锄云,是我国著名中医学家,较早地提出了专病、专方、专药与辨证论治相结合的原则,促进了中医治疗水平的提高。主要著述有《岳美中论医集》、《岳美中医案集》、《岳美中医话集》及《岳美中治疗老年病的经验》等。笔者通过对岳美中有关著作的学习,对其组方用药特色加以分析,探讨如下。

  岳美中认为,中医学讲究援物比类,从物象中寻求医药的道理。中医学的重要思想之一就是人与自然相应。其临床运用主要体现在以下4个方面。

  岳美中曾治一中年妇女经血漏下症,其漏血时间在上午,余时不见,故根据昼为阳、上午为阳中之阳的理论,诊为阳气虚,无力摄持阴血所致,以四物汤加炮姜炭、附子炭、肉桂,开奖六台宝典,3剂而愈。

  岳美中认为,重疾痼疾多发于二分、二至,死于二分、二至。二分乃昼夜相停、阴阳平衡之时,患者机体应之,也宜“阴平阳秘”,否则病重或预后不良。二至为阴阳交替之时,患者机体应之,也宜“阴阳交替”,否则阴阳离决也将预后不良。曾“治一吴姓青年,患肺痨……延至此年二月,其脉数疾,无伦次,且手末及脉则指端有似火焰上燎之动觉,名曰‘攒尖脉’,即告之:约在春分之日死去”。并根据其右脉数疾为阳脱现象,断为早晨六时左右逝去,因早六时为卯时,乃阳与阴平之候也,后果应其言。

  岳美中在组方时,常因季节不同,即使是同一病,亦用药各异。如治感冒发热,主张“当分四时”。春宜用平,选用桑叶、菊花、金银花、连翘之类;夏宜用凉,可选薄荷、石膏、青蒿、藿香之类;秋宜用温,可选紫苏、荆芥、防风、羌活之类;冬宜用热,选用麻黄、桂枝、细辛、生姜之类,可谓选药精当。

  岳美中指出,本草药性的寒、热、温、凉、平是与四季相应的。冬青冬季收,属寒,补肾;葱春天长得快,得春升纯阳之气,所以通阳有一定功效……这些关于中药性味的体验方法,为掌握药物功能提供了线.巧妙运用,动静结合

  —般来讲,具有补益作用之药谓之静药,具有调气活血作用之药谓之动药。在组方时,动静结合,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刚柔相济,是岳美中用药的另一特色。岳美中认为,动静结合可使补而不滞,泻不伤正;刚柔相济则能燮理阴阳,祛邪力卓,达到取长避短、相得益彰的目的。如所拟之治疗虚劳咳嗽的“参蛤三七散”(人参1两,蛤蚧4对,三七1两。研为细末,每日服2次,每次2~3分),方中蛤蚧治喘力大,能补肾纳气而兴阳;人参大补元气;三七动药,能活血破血,用之开通防滞,与人参、蛤蚧一补一泻,动静结合,使补而不滞,用于老人及体虚之人谌称佳方。且肺肾为母子之脏,金水有相生之义,此方既可治虚嗽久咳,又可治肾虚阳萎。岳美中曾用此方加鹿茸1两为粉剂,每晚睡前服3分治愈一阳萎。

  如熟地黄与砂仁同用,生地黄与细辛同捣;“服人参者,加莱菔子以消之;服黄芪者,加陈皮以消之;服白术者,加枳实以消之;服甘草者,加肉桂以消之……”等,这些纠偏之法都将使药物副作用减少,疗效提高。

  岳美中临床以治内科杂病,尤其是老年性疾病为多,涉及剂型虽少,但应用却灵活多变,除一般常规外,尚有以下特色。

  汤剂吸收快,易于发挥疗效;丸剂吸收慢而药力持久,两者如能恰当结合应用,则可达速效长效之功。如治被猫咬伤,感染化脓,毒发寒热高烧,势甚危,药用普救败毒汤(由防风、白芷、郁金、木鳖子、穿山甲、山豆根、金银花、山慈姑、生乳香、川贝母、杏仁、薄荷组成),同服护心丸(由琥珀、绿豆粉、黄腊、制乳香、朱砂、雄黄、白矾、甘草组成)。此二方用意巧妙,汤药以毒攻毒,解毒败毒,搜邪溃坚,清热祛瘀,加以宣散邪毒,取其汤者荡也;辅以丸药方,久留体内,解毒护心,颇能启迪后人。

  散剂一般有处方药味少,或药味虽多而服用量小的特点,不但服用方便,且可节约药品。对于慢性虚证或疾病恢复期,岳美中多用散剂长期服用,取得疗效。如对于卫气虚衰的自汗出、易感冒者,其认为是属久病,生理功能不够健康所致,要想恢复须假以时日,使药力积蓄,容功能恢复,由量变达到质变,才能不再发病。因此,常用玉屏风散水煎服,两月功夫即能达治愈目的。

  岳美中认为,慢性病久服中西药物,补多则壅滞,攻多则摧伤,而不服药又无以愈病。若得饮食常品而兼具药物作用者,长期服用,则可有益无害,尤益于小儿。如所拟黄芪粥,药用生黄芪30g,生薏苡仁30g,赤小豆15g,鸡内金(研末)9g,金橘饼2枚,糯米30g。先以水600mL,煮黄芪20min,捞去渣;次入生薏苡仁、赤小豆,煮30min;再入鸡内金、糯米,煮熟成粥作一日量,分2次服之,食后嚼服金橘饼1枚,每日1剂。治疗小儿慢性肾小球肾炎及肾盂肾炎残存的水肿,疗效较好,消除尿蛋白亦有效。

  汤剂、丸散各有所长,在同一病例中,随病情变化交替使用,是岳美中用药又一特点。如其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颇注意阶段性。初期,正气壮实,以祛邪为主,服清热利湿之猪苓汤;中期,邪仍在而正见衰,邪正分争,则祛邪兼以扶正,用汤剂(猪苓汤)与丸剂(济生肾气丸)交替使用;后期,患者体力不支,抗病力衰减,往往易急性发作,此时忌发作时过度利湿清热,以戕伤仅存之正气,而是服猪苓汤后,一见缓解则用济生肾气丸坚持服用,若再发作仍服猪苓汤,如此反复治疗,使抗病功能渐增而愈。

  岳美中提出了“治急性病要有胆有识,治慢性病要有方有守”的用药原则。对急性病要有胆有识,迅速抓住现症特点,迎头痛击,因势利导,以解除患者病痛。如曾治一小儿乙型脑炎,脉洪数口渴,多饮,舌黄而润,汗出,大便溏,体温达40℃,初用白虎汤无效,立即更正辨证错误,改用葛根芩连汤,1剂热见退,2剂热平泻止。

  对于慢性病,岳美中则主张有方有守,辅助机体慢慢增强抵抗力,切忌朝寒暮热,忽攻又补。如治疗小儿慢性肾小球肾炎,面部白无血色,或水肿,精神萎靡不振者,常用玉米须30-60g,煎汤代茶饮,连服6个月之久,常获良效。当然,所谓“守”,是在病情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才守方勿替,与辨证论治并无矛盾。

  岳美中认为,只强调辨证论治,随证下药,使得治病没有重点;同时不辨证论治,只强调专方单药,亦不可取,两者均有所偏,不能称是。岳美中说:“中医治病,必须辨证论治与专病专方专药相结合。对于有确实疗效的专方专药,必须高度重视”。如其治疗泌尿系结石属下焦湿热者,常用石韦散、八正散及猪苓汤等方剂,虽主在清利,但其用法各不相同。

  湿热蕴蓄膀胱不甚,小便短赤,尿道灼热者,以石韦散为主;若湿热较甚,不仅小便短赤或不通,大便亦秘者,用八正散兼泻二阴;若湿热踞于下焦,灼伤阴络,尿血者,以猪苓汤治之。以上就是辨证论治重专病专方专药的例证。

  中医学是一门经验科学,临床上欲求好的疗效,必须重视古今各家的诊治经验,注意接受各种治疗方法,这是岳美中用药又一特色。

  一般只要证与方合,从不随意加减,煎服法和剂型亦常遵古不变。如治一妇女,6个月来经常尿脓血,频且急,尿道痛,其脉数,小腹痛而拒按,诊为下焦湿热,久溺阴伤,处以猪苓汤,药用猪苓9g,泽泻12g,白术9g,阿胶6g,滑石9g,3剂尽,诸症均逝。

  岳美中认为,中国文化广博精深,经、史、子、集中往往有不少有关医学的内容,引以借鉴,既可丰富医疗经验,又可启发人的思想。经常留心文史书籍,凡有奇闻异说辄录之,供实践运用。如治疗猫咬一方就见于《清稗类钞》。

  岳美中在实践中,每得一方即加以记录,从临床上辨其良莠,不断提高医疗水平。如用牛角粉煨焦为末治磷酸盐的尿结石;用田螺蛳、猪肚、冰糖蒸成糊状治疗白内障;用杏仁或紫苏叶嚼烂,罨伤处;以帛缚定治犬咬伤。这些单方、验方有的得之于同仁,有的得之于民间,可见其用方之广泛。

  岳美中运用中西医理论相结合指导组方用药的例证较多,其中常用的是西医病中医分型治疗和根据西医药理在中医辨证的基础上运用个药。在治疗疑难重症时,其灵活性非常突出。如治疗薛某“先天性左右机体发育不平衡症”时,岳美中根据半夏白术天麻汤具有调节血压及增强生理功能的作用,遂以小剂量与之长服,1年后血压日趋平稳,月经正常,腋毛、乳房均左右相等,两肾外形大小亦未再见异常。

  综上所述,岳美中在临床治疗中组方用药方法非常讲究广泛。这是他多年来博采众方、勤于思考的具体体现,是我们学习的典范。当今,在医疗实践中,如果我们能精益求精,合理组方,恰当用药,不但能提高疗效,而且还能给患者带来方便,减轻其病痛及经济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