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发中特网

齐齐发中特网
您的位置:主页 > 齐齐发中特网 >

大爷公园练体操撞伤女孩 专业律师:健身男士起码应负主要责任


发布日期:2019-08-09 23:03   来源:未知   阅读:

  2月24日,北京地坛公园一老人在做倒挂单杠大回环时,头部撞到从单杠旁跑过的小女孩。相关视频被发到网络上之后引发热议。26日地坛工作人员对外界透露,女孩被及时送医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据悉,小女孩家长已选择报警,目前安外大街派出所正在处理中。

  此事在网上引发讨论。“在单杠上怎么玩是人家的自由,不看好孩子,赖不到人家玩单杠的。”有网友认为,家长带孩子的时候应该看好孩子,不要让孩子随便乱跑。

  但也有网友认为,大爷玩单杠的动作太过危险,“公园里的单杠是群众健身用的,这么玩其实就是哗众取宠,根本不顾周围人的危险。”该新闻事件引发大批热爱健身的体育迷,以及关注亲子教育的家长热议,究竟该如何界定责任成为关注焦点。

  腾讯体育27日下午来到北京地坛公园一隅的健身区域,这便是事发的地点。地坛公园在健身区域附近新增设了几块告示牌,并不断用广播播报,不允许健身时进行危险性动作。

  但在健身区,还是有很多中老年人健身群体,以及家长带小孩,在天梯、单杠、双杠等器械进行着“有一定危险性”的户外运动。腾讯体育观察到,地坛公园加强了戒备,在场保安会主动上前进行劝说,不要进行危险动作。如果对方不听劝,保安会用手机录制视频,以达到为公园免责的目的。

  面对那个出事儿的单杠,走过路过的人大多会指点一番,三五成群私下进行讨论,话题想必都与出事儿的大爷和女孩有关。

  腾讯体育随机采访了几位在地坛健身的老年人,据他们透露,单杠大爷姓谢,在北京“杠友”中非常有名,基本上每周末都来地坛公园“玩一把”,他们都见过。

  “这个事儿很常见,像北京玉渊潭、天坛公园,或多或少都有热爱练杠的中老年人。北京还有京城杠友定期集聚,交流展示绝活的活动呢,以前确实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但那件事发生后,谢大爷这几天我就没看见他了,听说他当时头上撞了个包。”一位常来地坛健身的大爷说。

  在采访过程中腾讯体育发现,绝大多数接受采访的中老年人都坚持表示:“此事纯属意外,公园的单杠并没有规定不能玩大回环、脚回环等剧烈的动作,谢大爷用的那个动作,各个公园很多人都在玩,所以这件事情是孩子和家长的责任。”

  腾讯体育记者观察到,地坛公园健身区域有健身器材厂商摆在明显位置的告示。其中第2条规定,每使用一种器材前,应先阅读器材的安全使用说明和安全注意事项。第9条显示,健身产品非竞技器材,超范围使用会造成身体伤害。

  而单杠旁边的铭牌,也显示单杠所能进行的运动仅限为引体向上、卷腹上,并没有高危险性的“回环”类动作。由此可见,很多老年健身爱好者对于单杠的使用,并没有仔细阅读说明,随便做“大回环”动作纯粹出于“想当然”。

  在网上,也有网友进行热烈讨论。有部分网友认为,地坛公园、器材厂商对于单杠的使用方法表述仍有些模糊,大爷有自由以高难度动作,请勿模仿去玩,小女孩的家长应承担责任。但是更多网友认为,大爷在公共场合使用健身器械进行危险动作,不出事则已,出了事就要清晰地界定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仅要考虑自身的安全问题,更要考虑给周围人带来人身伤害的风险。

  北京允安律师事务所齐正律师在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孩子是未成年人,作为监护人,有义务保护他们的安全;公园作为管理方,也同样有义务保障游客安全,比如,200555.com对剧烈运动的老人进行提醒等。齐律师表示,责任划分还要具体看案件细节。总体来讲锻炼身体的这位老人责任比重是最大的。

  白小勇与齐正律师的观点基本一致:“就视频中我所看到的情况,我倾向于健身男士负全部责任或主要责任。首先,该男士不论年龄多大,都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在公园这样的公众场所,进行高难度且有危险性的动作。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完全可以预料到该危险动作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的后果。”

  具体从法律层面,白小勇从两个方面来进行解读:“从《合同法》角度来看,小女孩只要是合法进入公园(逃票等非法行为入园除外),就与公园存在合同关系。公园有义务保障小女孩的人身安全。从事件进程来看,伤害事件发生后,公园尽到了保障小女孩人身安全的义务,具体体现在将小女孩及时送医诊治。从程序上,公园方应先赔偿被侵害人(小女孩)相应的人身损害,此后再根据具体过错情况,向健身的男士进行追偿。”

  而从《侵权责任法》的角度来讲,白小勇认为,小女孩与健身男士,两者是被侵权与侵权的关系。“如果该健身男士是在专业的体育场馆练习高难度动作,就不会对普通民众造成人身安全威胁。如果健身男士在公园散步、走路、慢跑时伤害他人,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承担责任。而本次事件中,健身男士恰恰是在公园这样的民众休闲、娱乐、休息场所,进行高度危险的健身活动,明显不当。”

  白小勇对于责任的划分做了进一步解释:“至于健身男士应负全部责任,还是主要责任,那就需要相关承办人员根据多角度的视频监控,综合裁决。若小女孩未满八周岁,即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监护人会承担更谨慎的监护义务,承办人员还需界定监护人是否有过失。若有过失,则需要在过失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界定公园是否有责任,要看健身器械是否有质量问题、健身器械放置是否合理,若没有必要的警示和提醒标识等,公园可能才承担一定的责任。”

  “伤害事件发生在公园这样的休闲娱乐的场所,家长带孩子游玩是正常的休闲娱乐行为,没有明显不妥行为或过失,因此对于小女孩的家长追究责任比较牵强。”白小勇称。“这既不是治安案件,也不是刑事案件,女孩因为受到的是轻伤,所以警方一般情况下不会做出处理,但可从中进行调解。若女孩出现重伤或致死,警方会介入勘查明细,健身男士可能涉嫌过失重伤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若健身男士出现重伤或致死,他本人应负有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女孩监护人所负责任需要承办人员慎重界定。”

  翻看过去的报道,不乏有进行体育运动的人对路过人群造成意外伤害的案例。而法院的审理,会综合场地运营管理者、侵害人、被侵害人三方的行为界定责任归属。

  2016年,苏州足球爱好者刘泽源与同伴来到大学操场踢球,由于球场已被占用,刘泽源便与同伴在操场跑道的红土区域踢球。 老人郭峻峰晚饭后进入操场跑步,刘泽源急速转身时右手手肘撞到郭峻峰左腹部。郭峻峰去医院查出脾破裂,并做了脾切除术。因此意外事故,郭峻峰构成八级残疾。

  当地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三方按份担责。足球是一项速度快、竞争激烈的对抗性运动,对场地有较高的要求,本不适宜在绿茵场地之外进行,更不适宜在人员密集的场地进行,刘泽源对此应为明知,却仍在跑道踢球。

  傍晚,跑道上运动、休闲的人员本身较多,更增加了意外事故发生的风险;并且,刘泽源踢球时对可能撞到跑道上人员的风险放任不管,存在明显过错,故其对郭峻峰的损失应承担主要责任。

  但法院也认为,大学作为操场的管理人,未在跑道附近醒目之处设置警示标志及用语,又未对刘泽源等人的不当行为加以纠正及制止,因而也存在过错,承担次要责任。

  郭峻峰作为成年人,对周边环境的潜在危险本应有一定的预判能力,其在操场跑道慢跑,本应注意到跑道正进行足球运动,如其施加一定的注意义务也可避免事故发生,因而也存在一定过错,应自行承担一定责任。

  综上,法院认定由刘泽源对郭峻峰的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技术大学对郭峻峰的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郭峻峰自行承担20%的责任。 刘泽源不服上诉至苏州中院,重审后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2013年,宁波也有一起类似事件。一大伯饭后散步经过宁波中山广场篮球场想观看篮球赛。谁知刚走到场地边,一球员为救球冲出边线,正好撞到了大伯身上。大伯当场倒地不起,被人送进医院急救,经诊断右股骨颈头下骨折,后来在手术中进行了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被评定为九级伤残。

  大伯一纸诉状将宁波市篮协和社体指导中心告上法庭。法官审理后表示,篮球是高强度对抗运动,观众理应上看台观赛,运动员在激烈比赛中为抢球冲出赛场边线是合理行为,不存在过错。法院不支持球员有侵权责任。

  而宁波市社体指导中心与宁波市篮协之间是场地租赁关系,指导中心具有提供符合比赛条件的场地以及保证场地设施能够安全使用的义务。但大伯的受伤不是基于场地设施的瑕疵造成的,所以指导中心不需承担责任。

  法院认为,宁波市篮协应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和责任,但其在比赛期间没有尽到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最后承担一定侵权责任,承担60%赔偿。大伯自己也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也负担40%责任。

  从最新进展来看,单杠大爷与受伤女孩身体均无大碍,这是本次伤害事件中的万幸,同时也是深刻的教训。

  在国家倡导全民健身的大背景下,目前各个公园中,中老年人健身热情高涨。除了已经成气候的”杠友“组织,还有很多不服老的健身人群进行柔术、空翻等多种高难度健身,利用公园器械从事高危动作锻炼并非个例。

  采访中,很多中老年人认为,专业的健身房过于昂贵,自己高难度的健身需求无法获得满足,因此只能在公园中利用公用器械。

  但是切记,公园不仅仅是老年人锻炼的地方,同样是所有老百姓娱乐休闲的地方。从事任何运动都要仔细阅读使用说明,量力而行,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